網站導覽
最新消息 : 家事調解的情緒覺察(文:梁維珊律師)
作者 info 於 2021年05月20日 00:50:00 (938 次閱讀)
家事調解的情緒覺察(文:梁維珊律師)

家事事件可說是所有法律事件裡最複雜的,除了因為家事事件法與相關法規本身就很難之外,更難的是人心的傷害與重建。

好久不見的【成鼎好好讀】,由梁維珊律師來跟我們讀者分享家事調解如何自我調適,這是梁律師在眾多家事親職演講的精華,希望與各位讀者一起思考,同時更歡迎分享喔~



對身為家事律師的我來說,調解前的壓力絕對比開庭前的壓力大好幾倍,因為我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內,要深入的與一位充滿敵意的陌生人進行溝通與談判。

 

對造曾經這樣對我說:「你什麼玩意?你這律師你懂個屁?」對,我還真希望我什麼都不懂,但是你跟你太太人到了家事庭調解室,是誰不懂誰?這種態度人家要怎麼跟你溝通?好想罵回去,但是身為專業家事律師,我必須吞下去。尤其,是在有小孩與老人的案件,弱者的人生多半被強者所控,為了孩子,為了老人安養照顧,我吞下這些負面的情緒。

 

攻擊我的,也可能是對造律師:「大律師,我沒有要跟你講這麼多啦,這個案子就是送審理,沒什麼好溝通的,要不然就是全部都答應我方的請求,並且要再補給我方二百萬。」這西咧貢三小?!很明顯的就是根本不想談,只想打官司送審理。我能理解,律師最珍貴的是時間,所以對造律師也不想浪費彼此的時間,而且有些律師是分階段收費的,調解一個階段,收費比較低,調解不成立,後階段的審理收費比較高。你的委任律師如果調解階段算比較便宜,又一直不希望促成調解,你自己要感受到那可能是市場機制

 

只是,可憐的就是當事人,因為人生最後一次能跟對方好好談的機會已經毀了。要的太多,卻沒有想到對方可能曾經受過的傷,在家事庭裡,很少有人去反省自己。能反省自己的,多半都能和解完局

 

我曾經帶著男方在調解室起立,向太太鞠躬表示感謝及道歉,結果才在道謝的階段,男方自己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我當下眼眶也濕了,我感受到他的靈魂在跟自己對話,他知道自己也有錯,太太在旁也哭了

 

你知道嗎?有時候,一句「謝謝你」,就是最真誠的對過去的自己及對方最好的道別

 

我自己也帶實習律師,身為指導律師,坦白說真的不少實習律師在見習家事事件後放棄繼續在家事所實習,然後投身於其他以刑事或民事案件為主的事務所,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刑事、民事案件原則上不用管你的情緒,更沒有小孩需要傷腦筋,家事事件除了家事事件法與相關法規非常困難之外,家事事件的情緒勞動太重了,沒有經歷過人生千錘百煉的律師,很難去體悟那種微妙的心情,聽人家說如何育兒,不如自己親自去養育,去帶一個嬰兒睡過夜,夜啼然後夜奶、夜奶然後夜吐、夜吐後可能會暴屎、然後就變成夜啼…一直循環相同模式,很多爸爸媽媽就是過不了這關,從原本漂漂亮亮身心健康的人,變成一個瘋狂的人,所以小孩三歲以前是第一階段離婚的高峰期。沒有經歷過的,真的很難感受那種抓狂又無力的感覺,那是會抱著嬰兒一起哭的狀態,那是非常需要家人支持的時刻,那是只要有人在一旁下指導棋,或囉哩八說就會激怒照顧者的時刻!那絕對不是你在路邊、公車上或捷運裡看到一個已經安睡的寶寶,或是一個會對你微笑的寶寶那麼愉快,寶寶在無法正確用語言表達時,只能用哭來表達他不舒服的感受,大人只能猜,這種壓力與痛苦,經歷過的人都清楚。所以,年輕的律師很多選擇放棄,因為家事專業太難建立。

 

我看著中途放棄的實習律師,轉身發現,只有我一個人寂寞的留在原地。還好,慢慢的有些年輕人願意與我一起承受,我們就像是與神同行的地獄使者,帶著當事人通過家事地獄的苦海,送走了一組又一組的當事人。

 

你問我,那為什麼梁律師你要繼續留在這個家事地獄裡?因為我找到了我身為一個人的價值

 

我收過好多珍貴的禮物呢!

 

有四歲小妹妹送的畫,那幅畫裡畫了我跟她,充滿陽光、愛的禮物。

 

有十九歲大葛格用自己實習時賺的第一個月的薪水,特別買一盒點心請媽媽送給我,那是一個亞斯葛格,他好善良好努力,他不太會言語表達,但是看到他送來的點心,我眼淚就一直流一直流。

 

有十歲的小姊姊寫了一封「情書」給我,她說:「梁律師阿姨,你跟我想像的律師不一樣,你不但法律很厲害,你還會照顧我們的心,我跟你愛我一樣愛你。」

 

有十五歲的美少女跟我打賭會考要通過師大附中,為什麼要這樣打賭呢?因為我要她不要擔憂什麼訴訟,專心讀書,通過考試我發二千元紅包,她很開心的跟我對賭了,我好希望可以發到這個紅包啊~~

 

有八十五歲的阿嬤,藉由孫子的手機,插著管錄影對我比「YA」,我知道,幫孫爭取到照顧阿嬤的機會是正確的。

 

有九十歲的爺爺,每次到法院開庭,我都會認真的握住他的手聽他說話,雖然我聽不懂,但我就是聽,然後每次都會跟他說:「爺爺你保養的真好啊~比我還健康呢!」看到爺爺笑了,我彷彿看到我自己的爺爺的笑容。

 

有太多太多孩子與老人家們的回饋,還有喜歡用英語跟我聊天的資優生,我好喜歡你們,上天賜給我好多的孩子,雖然都不是我親生的,但每個我都好愛好愛。上天賜給我再與我祖父母同齡的長輩們握握手,聊聊天的機會,每個都像是我的爺爺奶奶又回到我身邊一樣。

 

但我希望過了這關,大家通通把我們都忘了,我希望你們的生命裡充滿祝福

 

這是我身為家事律師的自我覺察,如果,你很辛苦的現在正在家事地獄裡水深火熱著,請你也一起自我覺察,你希望與期待的終點是什麼?

 

練習,把時間點拉個五年,問自己,五年後,你回頭來看自己,你會希望對五年前的自己提醒什麼?

 

然後再把時間點拉個五年,問自己,十年後,你回頭來看自己,你會希望對十年前的自己提醒什麼?

 

接著,把自己的高度拉到爸爸媽媽的高度,如果今天是我的兒子女兒來跟我討論我自己現在遇到的問題,我會怎麼給他/她建議?

 

接著,把自己的高度拉到阿公阿嬤的高度,如果今天是我的孫子孫女來跟我討論我自己現在遇到的問題,我會怎麼給他/她建議?

 

我會不會建議他:「先照顧好自己。」 還是會建議他:「乾脆跟對方拼個你死我活。」

 

把時間拉長,把高度拉高,好像就會有比較不一樣的想法

 

這是我的自我覺察,跟各位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