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導覽
最新消息 : 從聊齋誌異<畫皮>談離婚與侵害配偶權訴訟的心理調適 (文:梁維珊律師)
作者 info 於 2020年04月20日 00:50:00 (1096 次閱讀)
從聊齋誌異<畫皮>談離婚與侵害配偶權訴訟的心理調適 (文:梁維珊律師)

大家都知道電影【畫皮】的情節,但卻很少人去看聊齋誌異【畫皮】的原文,今天的【成鼎好好讀】由梁維珊律師來白話畫皮,從蒲松齡的文字意喻裡,來領悟離婚與侵害配偶權訴訟的心理調適。

趕快點進去來讀【畫皮】要告訴我們的意義~~~~

#聊齋誌異#畫皮#離婚#侵害配偶權

#家事專科梁維珊律師



蒲松齡的聊齋誌異中,最著名的其中一個故事就是「畫皮」,經過多部電影改編,多少為了戲劇效果反而抹滅了最原始的意義。我先簡單來白話一下這個故事:

王生有個妻子陳氏,有一日王生早上出門時遇到一位看起來楚楚可憐美麗的女郎,王生前去搭訕關心,想不到進而把這位美麗女郎帶回家安置就算了,甚至跟女郎寢和(就是睡在一起了)。陳氏知道了雖然有勸王生,但王生不聽。法師也勸王生這個美麗女郎可能是妖怪,王生也不聽,還質疑法師多管閒事。後來王生返家碰巧發現美麗女郎果然是畫皮妖怪,嚇到不行,急忙找法師,法師給了王生法器處裡,後來驚動了畫皮妖怪,火大竟把王生的心也挖出來帶走了,王生也因此而死。

王生的妻子陳氏不捨丈夫死亡,到處求奇蹟,法師告訴她自己只會收妖,但不可能讓死者復活,城外有個瘋乞丐應該是神明,可以去求他看看。果然在城門內市集發現了一個瘋乞丐,陳氏就去求他讓王生復活,想不到瘋乞丐卻一再羞辱陳氏,並說:「人盡夫也,活之何為?」意思就是「人人都可以是丈夫,救活他幹什麼?」,陳氏還是苦苦哀求,後來甚至被瘋乞丐毒打,導致人群圍觀,瘋乞丐見狀就吐了一口濃痰對陳氏說:「吃下去!」陳氏覺得很噁心,雖有萬般不願意,但為了救王生復活,竟然就把痰吞了下去。

這口痰極為噁心,導致陳氏身體不適,邊哭邊抱著王生屍體,竟然吐出一顆人心出來,人心進了王生的胸口,王生復活了說:「這一切像是一場夢,我雖然復活了但胸口還是隱隱作痛。」

蒲松齡在這段故事給了一個結語:「愚哉世人!明明妖也,而以為美。迷哉愚人!明明忠也,而以為妄。然愛人之色而漁之,妻亦將食人之唾而甘之矣。天道好還,但愚而迷者不悟耳。可哀也夫!」意思就是「世人真笨啊!明明是妖怪,卻以為是美女。世人真是太容易受到迷惑了啊!明明對自己是忠誠,卻認為是妄誕。愛慕美色就出淫意想佔有,這種人的妻子就將吞下他人的口水與痰還要強迫自己甘之如飴。天道是會有報應的,只是世人笨到迷惑其中而不覺悟。真是可悲至極!」

從畫皮的原文故事由我白話後,你讀到了什麼?

一個發生外遇的人,是會給自己的外遇找任何藉口的。在被發現後,不論外遇藉口為何,都將造成家人莫大的傷害。旁人再如何規勸,除非讓這個人親自感受到小三或小王的「威力」,否則人心一旦不在了,任何人都勸不回。

但是很多時候,在現實生活中是難以放下的,離婚在客觀上需要考量太多事情,比如說家庭內外經濟的維持、幼兒的養育、父母的照護、家庭及自我形象問題等等,還有一個最麻煩的就是「不甘心」,這種不甘心就是對自己最大的傷害,因為不甘心所以不放手,但又無法勇敢的往前邁進盡釋前嫌,所以會讓自己困在其中難以自拔,與對方互相傷害,同時也造成孩子沉重的高衝突壓力

於是,很多人對外遇與自己配偶提起刑事通姦或民事侵害配偶權訴訟,多半會撤回對配偶的刑事告訴,或不對配偶提起民事侵害配偶權訴訟,火力全開的針對外遇第三者。但,這樣真的能彌補被害者心裡承受的痛苦嗎? 內行的都知道,刑事通姦罪在司法實務上已經做了相當嚴格的認定,不容易被起訴,即便起訴被法院判刑,也只是罰錢了事而已。而侵害配偶權能獲得賠償的金額也不高甚至會因為對配偶提出這些訴訟導致自己家庭徹底破碎,砸碎的家就像撿一堆碎玻璃一樣意義何在?

法院刑事通姦與民事侵害配偶權訴訟又是公開審理,記者特別喜歡挖這種新聞來報導,因為這種新聞就跟政治新聞一樣具有話題性,任何人都可以在這樣的新聞裡表達出自己的意見看看網友對種新聞的反饋與批評就知道,這不就跟吞下瘋乞丐的痰是一樣的意思,原諒外遇的配偶,也會被罵虛偽、做作、應該是要錢吧、傻瓜、愛著咖慘死等等不堪入目的評論,被害人莫名的被檢討,而已經發生外遇的配偶也會被大力的撻伐與批判,像是萬惡不赦一樣必須唯一死刑的評論也不少

人心不在了,何苦強求? 

捫心自問,自己能對外遇的配偶重新拾回婚姻間的信任嗎?

蒲松齡在畫皮故事最後也讓大家看到了,陳氏看似以吞下世人口水謾罵與羞辱的奪回王生的心,但王生醒來後並未感謝陳氏,而是說「這一切像是一場夢,我胸口還隱隱作痛。」如果王生願意悔改,也許尚能繼續這段婚姻關係,但王生一定免不了遭到親友、鄰人等痛罵爛人,而陳氏也免不了被羞辱說什麼難堪的都能吞得下去。這樣的關係真的是健康的嗎? 也可能王生偶爾還會回憶起與畫皮妖怪和寢的美夢呢~

提告刑事通姦與民事侵害配偶權之前,其實應該冷靜下來想想,這樣告下去的目的是什麼? 回復原來的關係其實已經不可能了,彼此心中都還是有個難以解開的結,甚至昭告天下自己是被害人,對方是加害者,這樣的前提下對方還有可能再愛自己或敬重自己嗎?

正面面對問題,勇敢的溝通離婚或分居,把高衝突的關係先拉成平行,甚至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才是脫離這個迷惑的覺醒之道所以瘋乞丐才會說:「人人都可以是丈夫,救活他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