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導覽
最新消息 : 所有的自在,都是自己給的(文:梁維珊律師)
作者 info 於 2018年10月14日 22:40:00 (456 次閱讀)
所有的自在,都是自己給的(文:梁維珊律師)

離婚,除了解消彼此身分上的關係外,還要清算彼此財產上的關係。大陸地區的夫妻財產制與台灣的夫妻財產制完全不同,大陸地區雖然也區分婚前與婚後財產,但婚後財產與婚後債務卻是夫妻二人必須要均分的。

今天的【成鼎好好讀】由梁維珊律師結合時事編纂成一個虛擬故事,提醒各位身邊朋友或家人準備與大陸地區人士結婚前,務必先做好法律上的心理準備。



我曾經嫁給中國大陸的富二代,那將近十幾年前的事。當年我是因為工作,還有趁著中國大陸經濟改革,於是隻身到大陸去工作,當年的台灣人算是稀有動物,尤其我們的口音與說話的方式,讓大陸人認為我們有獨特的嬌氣,我跟前夫就是這樣認識的,他是當年公司的小老闆,套句現在年輕人說的高富帥,我的前夫就是這樣的男人,他是一個非常有教養的男人,也在國外受過高等教育,年齡比我長將近十歲,曾經交往過白人女友,但因他父母反對,所以作罷回大陸公司幫忙。我進公司後發現所有的女性都想成為少奶奶,所以每個年輕女性對於前夫都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接近與諂媚,那像是後宮戲一樣的爭寵與彼此傷害,讓我十分感到害怕,對我而言,當時我也年近三十,又在英國留學取得碩士學位,我當時心裡只想著多賺點錢,所以並沒有參與這場搶作富二奶奶的戲碼。

很快的因為我的優秀表現及業績,讓我相信我所賺的錢,足以讓我回台南老家買房子,再拚十年,我就要回台南。大家問我一個老小姐為什麼不找個對象,連我媽媽都要我趕快結婚出嫁,但他們不知道當年我在英國讀書時,也曾經有一段戀情,那個男人是很漂亮的白人,對我很好,但當我們決定結婚時,他帶我去拜訪他的父母,我才知道原來他有皇室血統,我一個東方人,在那個場合格格不入,於是後來我決定與他分手,完成學業後即刻返台。當時那樣的苦戀,在我心裡已經造成創傷,畢竟我們彼此相愛,他雖然給我保證,但我不是公主,所以我不可能嫁給那樣身分的人。

從此,愛情對我來說已不再存在。

這段在英國的經歷,有一次加班時前夫看到我一個人在辦公室,他遞了一杯熱人參茶給我,於是我們開始聊天,而我也向他分享了我的故事,想不到他說,他在美國讀書時也有一段類似這樣的故事,他認識了一個白人女孩,但因為他父母反對,當年他沒有自己的經濟與工作能力,所以他離開了那個女孩,他苦笑說他就是那個王子身分的東方人,自以為含著金湯匙出生是好命,才知道好命也有應該要肩負的家族責任。那個晚上我們聊了很久,算是很投緣,也分享了出國留學時的喜樂與悲傷,我們因為有太多共同話題而成為好朋友,我告訴他在公司裡,許多女性同仁非常喜歡他,我要他上班時間盡量不要跟我說話,所以有一段時間我們都是用逗趣的嘲弄眼神彼此交會。然而紙哪裡包得住火,他媽媽經由同事間耳語知道他與我走的近,於是在一個周一上午晨會時,突然我被叫走。當秘書開車帶我離開時,他露出驚訝的眼神,但因為他是總經理,實在難以離開現場,所以我也只能收拾包包隨秘書離開。

我不知道這是否是他家,因為這是一個大房子,但裏頭的陳設卻有很多骨董般的舊東西,光線從窗外灑進來帶了一塵灰,我對灰塵過敏,所以開始打噴嚏,只見他媽媽慢慢地走出來,應該是個有受過教育的老太太,但表情嚴肅,我完全不敢直視他媽媽的眼睛。

「你就是那個台灣人吧?」他媽媽邊喝茶邊問,與其說是喝茶,不如說是漱口,那口茶進嘴裡沒幾秒就吐在一旁的鑲金罈子,傭人立刻將罈子拿開。

「您好,我是公司裡的台籍員工。」我因為實在不明瞭她說的「那個台灣人」的意思,也不想對號入座,所以我用最保持距離的方式自我介紹。想不到她冷笑了起來,向身旁的傭人說:「他們台灣人講話是不是都拐彎抹角?」後來我們只談到公司與工作,至於其他事情倒是真的沒有談到,快到中午,他媽媽留我下來吃飯,就在我進退不得時,一聲「總經理回來了」,我心裡總算喘口氣,想說他應該會想辦法讓我逃離現場。

他進門脫掉外套,傭人便給他端了洗手水,他簡單沾了水後,很順手的擦了傭人遞來的毛巾,走到我跟他媽媽對談的客廳,說:「媽,她是我女朋友,我們打算結婚,希望得到您的同意。這輩子,就這次您讓我做主吧!」我驚訝到手中的茶頃出,但老太太果然是穩重,過幾秒鐘就回應他說:「你確實也該結婚了,媽媽跟她也很投緣,你們就結婚吧,婚禮的事你們打算怎麼準備?

「謝謝媽,我打算舉行一個西式的庭園婚禮,簡單隆重就好。」他媽媽雖然堅持要高規格婚禮,也被他拒絕了,他媽媽臉色鐵青,居然最後也同意。

晚上他送我回到宿舍,他說:「這次我終於有勇氣作主了,讓你受到驚嚇真的很抱歉。如果你不願意嫁給我,我也能理解並且尊重你的決定。」

「所有的自在,都是自己給的。」我答應了他的求婚,也一起操辦了婚禮,台南到場的家人也只有我父母與弟弟,其他家人我都不打算張揚。我們都以為,這就是幸福,王子也可以跟一般人結婚,就這樣,我成了全公司女性的公敵,但也因為我成為正式太太,所以我在公司的職位也升級了。

婚後我與他一起搬到那個大房子住,就是第一個晚上,他跟我說,家裡還是有規矩的,他媽媽已經退讓很多了,我答應他,我會遵守一切的規矩,誰知道,這些規矩是我始料未及的。

凌晨四點半,我被他叫醒,他拉著我到衛生間梳洗,然後立刻整裝去他媽媽的房間,他媽媽隨身的傭人已經準備好了,這時才凌晨五點左右。

「娘,兒子媳婦給您請安。」這句話從他嘴裡說出時,我整個傻眼,什麼年代了還有「娘」的稱號? 接著敲門,傭人主動把臉盆遞給我,原來現在給老太太遞洗手洗臉水盆的是我了,家裡明明有現代衛浴設備,怎麼還會這麼封建的走這一套宮廷戲碼? 接著是陪老太太吃早飯,我跟著他們一起吃,但我吃得少,因為我實在不知道要怎麼吃才不會犯錯,然後我跟他一起去上班,臨走前他媽媽突然叫住我,說今天晚上要我早點下班,因為晚上她要我陪她一起去一個餐會。應酬對我來說太簡單,而且聽說是有外國人,如果需要英文翻譯,對我來說更是大顯身手的時候。當天下午我三點多就回到家,只見當天晚上的衣服及珠寶首飾都已經掛在我的房間,不論是衣服或珠寶首飾都特別的氣派華麗,但真不是我的型,畢竟是人家的規矩,我也奉行了,把自己打扮成一個珠光寶氣的富二代太太模樣。

這個晚會原來是進口商晚會,他媽媽也藉著我的流利英文,特別有面子,回來他媽媽一直稱讚我,我也覺得很光榮,不過等我們都回到家,我脫下衣服洗澡完畢後發現,晚上的華服與珠寶都已經被傭人收走,原來對他媽媽來說,這些衣服珠寶都是家族的東西,只是借我使用。這是一個共產制度的家族,我賺的錢也要上繳家庫,然後再按例撥款給我,雖說撥款的錢比上繳的多一些,但我能買的衣服珠寶等,都要按照老太太的規矩,一但不符合規矩,通通不能用,除了我之外,他的衣服與車也是,件件都是老太太的安排。

偶爾我回台南娘家,他媽媽會準備很多厚禮,所以我娘家的人都認為我過得很幸福。

我是過得很衣食無缺,前夫對我還算客氣,但對於每天凌晨請安,以及沒辦法再做自己,連選擇衣服的自由都沒有時,我開始反思這樣的家庭生活是否是我能接受的? 坦白說這幾年我的存款並沒有因此增多,反而因為應酬的關係用度變多了,而且不論購物是否用我的錢,也都必須符合老太太的規格要求。以及,我無法自由的獨自去看電影或逛街,路上都要有人隨行,因為擔心綁架,好幾次我代表公司出差到國外,也是有人陪著,看似享盡榮華富貴,但實質上卻失去了全部的自由。

結婚三年我一直都沒有懷孕,老太太著急了,要我去做各種中西醫不孕症治療,我終日服用各種懷孕偏方與藥物,身體變得很差而且水腫,我多次與娘家訴苦,但娘家都要我盡量忍耐,生個兒子就會好了,但,我真的支持不住了,前夫人非常溫柔,也要我別再治療了,但老太太那邊我真的過不了關,她越是這樣我越是難過,然後我與她之間的衝突越來越多,直到那個除夕,我親自下廚準備了年夜飯,她當著所有人的面把我做的菜全部倒掉,然後無聲的回到房間,連前夫都感到十分驚訝,原來她對於我私下停止不孕症治療感到非常憤怒,但基於她的教養,不能潑婦罵街,所以對我冷暴力。接著的每一天,我就一直在承受冷暴力,我在這個家就是透明人,連傭人都不敢跟我講話,傳出去了公司所有的職員都避著我,只有前夫能與我溝通,我終於忍無可忍,那年的中秋,我向前夫要求離婚。

「我不是不愛你了,只是你還記得嗎?當年我答應你的求婚時我說過的話?

「我記得,你說【所有的自在,都是自己給的】。」他一如以往的對我十分客氣,整個晚上我們又跟朋友一樣聊了一整晚,他說他對這個家族給我的壓力感到很抱歉,但這是他的家,他必須繼續留在這邊,他跟我分享了他的成長過程,他非常能體會我的不適應,也能理解他母親的各種狀況,「是我讓妳在搞不清楚狀況下結婚,現在妳要離開,我會支持。但是接下來的路,就剩我一個人自己走了..」我們倆抱著痛哭了整晚,像是當年我在英國時一樣,也像他在美國時的情況。

原來,我們都還是做不了自己,一但要做自己,有一個人就必須先離開。隔天天亮我們一起告訴老太太我們的決定,她沒什麼情緒反應,一樣當我是透明人。前夫讓人幫我整理我的行李,約了一個去領離婚證的日子,然後我們就這樣默默地離婚了,我告訴他,此次離開,我就回台灣了,未來也許有機會再到大陸,他紅著眼回答說:「如果妳需要錢,隨時跟我說,我給妳補上?」我說:「我相信你能理解,一直以來,我都不是要你的錢。」於是,我們就此別過,過二年我聽說他再娶了,對方環境很好,但因為他是很低調的人,所以接著的狀況也就沒有任何進一步的消息。

我現在單身,在外商公司擔任翻譯秘書,因為我的工作經驗與能力受到肯定,所以很短的時間內成為秘書科科長,看到很多年輕同仁對於富二代家庭的嚮往,我都微笑不表示意見,曾經有一位非常甜美的同仁問我:「聽說科長年輕時是美人,嫁過富二代,那時肯定很囂張吧?」 我想,在我的人生裡,最自在的時光莫過於現在的日子吧! 於是笑著回答:「所有的自在,都是自己給的。」

是的,唯有自己才能給自己自在,也許我是個自私的人,但至少現在的生活是我想要的,我有一份憑著自己努力而得的工作及地位,還有一點積蓄,雖然下班後有點寂寞,但大部分時候都是自在的,與其讓我去克服那些枷鎖,克服寂寞簡單的多了。

---------------------------------------------------------------------------------

這是一篇結合時事而編成的虛擬故事,故事中的女主角一直以來都在做自己的主人,那段兩岸婚姻雖然無法走到最終,但卻有了彼此祝福的結束。在真實人生裡,像這樣能妥善處理並結束彼此婚姻關係的,實在少見。

離婚,除了解消彼此身分上的關係外,還要清算彼此財產上的關係。大陸地區的夫妻財產制與台灣的夫妻財產制完全不同,大陸地區雖然也區分婚前與婚後財產,但婚後財產與婚後債務卻是夫妻二人必須要均分的,很多兩岸聯姻的人都不理解,假設在離婚時,一方惡意增加自己的債務,那麼他方就有非常大的可能性要承擔對方的債務,雖然在2018年大陸做了新的司法解釋,然而這個債務分攤的概念,依舊存在,只是舉證責任變更而已。所以,嫁娶大陸配偶前,務必先了解對岸婚姻法及繼承法相關重點,方能減少婚後各種因為法律適用不同的衝突。